第一卷刀光起,戮戰江湖。 第九章寶馬配英雄。

作者:雪山青松 |字數:1286

人氣小說:校花的貼身高手神醫凰后:傲嬌暴君,強勢寵!沈浪蘇若雪仙道長青帝尊又撩我了:嬌后,好火辣!重生軍婚:神醫嬌妻寵上癮都市奇緣怪醫圣手葉皓軒

    聰明的女人知道什么時候見好就收。

    慕容雙情就是個聰明女人,混跡青樓的女人都比別的地方女人聰明。

    因為她們得懂得保護自己,怎么在男人堆里周旋。

    一顰一笑是武器,身體是武器,心也是武器。

    但心這把武器有點特殊,因為它只用來對付喜歡的男人。

    用她的心把他的心撞碎,讓他的心里只有她。

    她知道躺在她香閨里的這個男人是因為有事情才會過來找她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是個重情的人,從七年前救了她那刻起,她就知道,如果這輩子注定要嫁給一個男人,那么那個男人只有他,也只能是他。再有錢,長得再英俊,勢力再大的男人在她眼里,也比不上他的一根小指頭。

    這個男人講恩重義,恩怨分明,他心里有仇,在報仇之前,他不會談論其他的事情,比如感情,比如女人。

    想做他的女人,只能先幫他報仇。

    夏家村一百八十三口被人屠殺的血仇。

    慕容雙情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才能幫到他。

    他孤獨的時候,陪他喝酒。

    他寂寞的時候,陪他喝酒。

    他傷心的時候,陪他喝酒。

    他需要幫助的時候,給他情報。

    飛鶯門的情報從來不用明文,就算被人截獲了也無所謂,因為他人根本就看不懂。

    那是一堆女人才用得到的調理身體的藥材和化妝用的香粉。多達數百種,分門別類,經過重組,整合,形成一條條消息。

    桌子擺著厚厚的一大摞紙,表面上看,都是進貨的單據。但經過慕容雙情在旁邊用精致的小楷寫出來,就變成了情報,非常詳細的情報。包括很多江北豪強的私密,比如薛家堡堡主薛連山昨夜在哪個小妾那里就寢,一晚上辛苦了幾次。枯木寺的枯木大師和百花谷的紫衣仙子有個私生女,現在是春風得月樓的頭牌。衙門的總捕頭柳三絕和知州夫人有一腿,知州老爺的三歲兒子其實是柳三絕的種等等。

    飛鶯門能到今天屹立不倒,就是因為這些女人掌握了太多的秘密,讓很多人很多勢力既恨且怕,更是忌憚。女人不能得罪,掌握了了大量秘密的女人更不能得罪,因為女人一旦發起瘋來,會很可怕。

    她們不僅會殺人,還會把人折磨得生不如死。

    簡鋒很慶幸,飛鶯門的掌門是他的故友,一個喜歡他,一個做事潑辣,敢愛敢恨的女人。

    慕容雙情能歌善舞,才貌雙絕,一手精致小楷能讓很多文人重金索求,她的字很漂亮,寫字的姿勢更漂亮。

    在喜歡的男人面前,她懂得利用身體的一切本錢,而且還恰到好處,分寸拿捏幾近妖孽。

    袖口垂落,露出雪白皓腕,手肘支在桌子上,小嘴咬著小狼毫的筆桿,模樣俏皮,鼻尖沁著細碎汗珠,將整理出來的情報遞給坐在桌子斜對面的簡鋒,“這就是最近三天以來,江北地面上發生的一些有價值的事件,之前在土地廟襲擊謝紅廖的那些黑衣死士根據我們的調查,他們不屬于江北的任何勢力。”

    “外來客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勢力很大,很神秘。好像跟官府有關系。”

    “官府?知州衙門還是寧州駐軍?”

    “具體詳情還有待進一步調查,不過,是軍方的可能性大一些,而且這里面似乎還有鎮監府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鎮監府,太監?”

    “嗯。簡哥哥,這個事情恐怕會很麻煩,夏家村事件的背后無論是江湖勢力,還是知州府,亦或是寧州駐軍,一旦證據確鑿,咱們發動手頭的力量都能勉強對付,但如果這背后真有那些死太監插手……”

    慕容雙情眉心攢緊,咬著筆桿來回轉動,美眸滿是擔心,話雖沒說完,但道理已經點透。簡鋒明白她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能調動鎮監府的太監,只有各地王府里的龍子龍孫,涉及皇家無小事,這個道理我明白,但是夏家村一百八十三口不能白死,我師父被打傷的仇不能不報,這件事情無論最后涉及到誰,他都必須付出應有的代價,無論是誰,即便是龍子龍孫,我也要把他從龍巢里揪出來。天理昭彰,他必須得給逝去的村民們一個公道!”

    簡鋒殺氣騰騰,虎目綻放冷芒。

    慕容雙情美眸不眨,盯著那張俊臉,神情迷醉。

    這就是她喜歡的男人,不畏艱險,不畏權貴,寧折不彎,前面是刀山火海也敢闖一闖。

    瘋了又如何,大不了陪他一起瘋。要想做他的女人,早知道會有這么一天。

    看完之后,把手里那幾張紙放下,簡鋒說道:“雙情,你繼續調查,但要記住,一旦發現是不可為,立即收手。我不能因為我的事情,讓你和飛鶯門涉險。”

    慕容雙情兩眼放光,臉泛桃花,身子前探,舔舔嘴唇,姿態誘惑,“你在擔心我?”

    這個花癡女人吶,唉,只能無奈道:“你說呢?”

    雙手做捧心狀,慕容雙情陶醉道:“我好高興。”

    說著,站起身挽起簡鋒的手臂,整個嬌軀幾乎掛在他身上,“走,我要送你個禮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東西?”

    “保密,等下看到就知道了。你一定喜歡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簡鋒這輩子最喜歡兩件物事。

    一個是他那柄狹刀。另外一個就是馬。

    邊哨營被裁撤的時候,他曾經有一匹坐騎,陪他征戰了三年,但離開邊哨營的時候,被朝廷收走了。即便他心中極為不舍,但朝廷的規矩,任何人都得遵守,就連一向照顧他們的戍邊將軍都沒辦法。

    離開邊關前,他在馬棚里,陪著那匹馬喝了一夜的酒。后來,那匹馬被帶走了,聽說被送進了宮里。現在可能被賜給了哪位皇子,這樣也好,比跟在他身邊出生入死強。

    當他看到眼前這匹馬的時候,神情很激動,恍惚間,以為老伙計又回來了,回到了他的身邊。

    皮毛黑亮,四肢強健,身材高大雄健,見到有人來,昂首長嘶,四蹄叩地,桀驁不馴地盯著馬棚外的一男一女,馬樁被拽得晃動,棚上灰土簌簌掉落。

    慕容雙情面帶得意,聲音嬌脆道:“怎么樣,喜不喜歡?”

    “喜歡,謝謝你雙情,這是我收到的最好禮物。”

    “喜歡就帶它走吧,寶馬配英雄,你就是我的英雄。”慕容雙情強笑,內心極為不舍,但她知道,眼前這個男人是時候離開了。相聚的日子不是現在。

txt下載地址:http://www.hwtvmb.icu/down/60144/
手機閱讀:http://m.77dushu.com/novel/60144/
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最稳平特一尾